官商一体疯狂捞钱嵊州红顶商人获刑20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官商一体疯狂捞钱嵊州红顶商人获刑20年

  2004年08月25日浙江在线旧事网站

  为“钱途”甘愿不妥副市长

  吴肖根现年50岁,在过去的8年中,他一度是一名集权力与财力于一身的官员与商人,他的“落马”,在本地不亚于发生了一场地动。

  吴肖根的宦途早些年也曾一帆风顺。22岁时,他就先后当上了原嵊县临江公社的党委副书记、书记,几年后,他被送到省城上了大学。

  1992年4月,颠末一番下层熬炼,38岁的吴肖根起头担任中共嵊县城关镇党委书记,两个月后,便出任镇经济委员会主任,同时兼任镇部属集体企业——嵊县三江实业总公司总司理。两年后,吴肖根兼任浙江三江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和总司理,此时的吴肖根已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红顶商人”。

  浙江三江实业集团公司是嵊州市乡镇企业的龙头,全资控股、参股着嵊州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嵊州市三江房地产开辟公司、嵊州市现代广场无限公司、嵊州国际大酒店等20多家企业,运营范畴涉及建筑、房地产、餐饮、外贸和服装等行业。

  1996年前后,吴肖根曾有出任嵊州市副市长的机遇,但他的“官念”明显异乎寻常,吴肖根的算盘是:与其当个不进入市委常委的副市长,倒不如做个兼着集团老总的镇委书记。

  “官念”背后是光秃秃的“钱念”。当吴肖根进市委常委的要求没有获得满足后,他便判断放弃了出任副市长的机遇,并慢慢从宦途中淡出,而把大量的精神和重心转向了商界。

  2000年前后,三江集团起头酝酿改制。此时,吴肖根当一把手已长达8年,在三江集团具有了相当的影响力和节制力。2000年11月,通过全体转制的形式,吴肖根成功取得了三江集团的全数股权。

  至此,吴肖根在贸易上的成长达到了颠峰。同年,他被免除城关镇党委书记。

  为行贿大举操纵手中权

  本年2月,按照群众举报,吴肖根因涉嫌经济犯罪案被查察院立案侦查。此中,一名与吴肖根有着“干亲”关系的包领班吴某出此刻前台。

  吴某是吴肖根在嵊州三界区委书记时的邻人,两家之间交往亲近。1992年4月,吴肖根起头担任城关镇党委书记,不久镇里决定开辟一条农人街,由三江公司担任实施。这时,吴某已调入嵊州水利局部属建筑工程公司任副司理,他在看中农人街一个投资120万元的商住楼项目后,通过吴肖根成功拿到了承包权。

  在此后的几年中,吴肖根连续协助吴某衔接到多个工程。出于对吴肖根的“感激”,吴某先后3次在本人家中或吴肖根家中,向吴肖根赠送了25万元现金。

  另一个和吴肖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是原嵊州市三江物资供销公司司理龚某,龚某为在承包公司、处理公司资金等事项上谋取好处,先后10次送给吴肖根34.8万元现金。

  吴肖根还从澳门商人沈某等4人处收受现金和礼券合计价值人民币10余万元。这些巨额赃款,被吴肖根大举挥霍掉。

  为情妇送钱送物送项目

  与不少贪官一样,吴肖根背后也有女人,她就是前面提到的包领班吴某的女儿吴丽(假名),一个已经的邻家女。

  吴丽与吴肖根的了解也是起缘于吴肖根儿子的寄养。没有职业的吴丽在与吴肖根的走动中,逐步成长成为一种“特殊关系”。1995年,三江实业集团公司与四名台商结合出资在城关镇开办了中外合伙绍兴三江箱包无限公司。吴肖根在三界工作时认识的一个同亲冯某找到吴,提出与吴肖根小我签定暗里和谈,配合承包箱包无限公司的意向。吴肖根为获取冯某提出的一半利润,协助冯承包公司,就同吴丽说:“冯某提出来要和我承包箱包公司,我的身份不答应,你出头具名和他一路承包。”

  吴肖根把起草好的和谈交给吴丽,让吴出头具名与冯某签约。通过吴肖根在董事会上的支撑,冯某取得了该公司的承包运营权。心知肚明的冯某清晰,把吴丽拉上现实上就等于把吴肖根拉上,给吴丽益处其实也就是给吴肖根益处。如许,吴肖根不出一分钱,就让吴丽当起了名望合股人,并兼任了冯某公司的出纳和报关员。

  在冯某承包期内,吴肖根千方百计地协助处理运营过程中的一些急需资金,供给办理和税收、进出口等方面横向协调等方面的便利。从1996年到1998年间,吴丽除按月领取工资、奖金外,先后从箱包公司的帐外帐中累计分得几十万元利润,与吴肖根等分。

  对此,用吴肖根的话说:“一是不想与冯间接发生经济关系,让别人抓了把柄。二是我与吴丽有特殊关系,我也是抬抬她,借机给她点钞票,算是对她的报答。”

  吴丽的弟弟也获得了吴肖根的照应。1998年摆布,三江公司要建筑嵊州国际大酒店,吴丽的弟弟就动用父亲和姐姐的关系,去跟吴肖根说要求承包此中的一部门装修装潢工程,吴肖根考虑到工程的进度等要素,同意从整个装潢工程平分包工程量近300万元的两个楼层及主楼的电器工程给吴勇海承包。承包大酒店装潢工程的陶某为维系与吴肖根的关系,可以或许在当前衔接工程获得吴的看护,只得按照吴肖根的意义,从工程中割出一块“肥肉”来给吴弟做,让他从中获利不少。

  令人忧权力监管多“黑洞”

  吴肖根的发案与追诉,使人们把目光集聚到了官员从商的反向思虑上,有识之士指出,在官员权力监管中的“黑洞”亟待消弭。

  在“官商一体”的身份保护下,吴肖根能够轻松地贪污、调用数百万元而不被人发觉。1999年8月,其时兼任三江集团董事长的吴肖根操纵嵊州颠峰电厂(系三江集团与嵊州市电力公司合伙成立)关停之际,指使电厂出纳黄某将100万元帐外资金取现后,以小我表面存入银行,占为己有。

  1998年4月,原嵊州市城关镇镇长李百尧想炒股发家,要从三江集团告贷。吴肖根明知小我告贷是违规操作,但仍风雅地暗示同意,只是提出要以企业的表面告贷。如许,李百尧联系到了嵊州市第四丝厂,与三江集团签定和谈,分三次将138万元公款提走了。

  正如公诉人在庭上指出的,“吴肖根是一个背面典型”,吴肖根一手握着权力,一手连着企业,权钱一体的模式,晦气于当局调控,也晦气于当局对经济勾当办事和办理。其在城关镇党委书记和三江集团董事长这两个岗亭上竟游刃八年之久,这种现象值得人们反思。

  来历:钱江晚报作者:徐东良陈镇南

  热诚与社会各界合作

  接待您供给旧事线索

  联系地址杭州体育场路178号

  浙江在线旧事核心

(编辑:admin)
http://mnogofilmov.com/cz/439/